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为什么我认为国内版CH一定是下一个风口?

我先简单介绍下CH是啥,CH或对话吧用户可直接跳过。CH是一款以“房间”为社交单元的语音聊天软件,房间内有主持人、嘉宾和听众3种身份。作为听众,你可以举手申请成为有说话权限的嘉宾。作为主持人,你可以在听众举手时给他递话筒,也可以将台上不愿意讲话的嘉宾请下去成为普通听众。

我先简单介绍下CH是啥,CH或对话吧用户可直接跳过。

CH是一款以“房间”为社交单元的语音聊天软件,房间内有主持人、嘉宾和听众3种身份。作为听众,你可以举手申请成为有说话权限的嘉宾。作为主持人,你可以在听众举手时给他递话筒,也可以将台上不愿意讲话的嘉宾请下去成为普通听众。

在这样的平台,大家通过彼此感兴趣的话题而相聚在一起,因为不用露脸、讲完即过、听完即焚,讲话者的社交表达压力大大减轻。不论是月薪3千的普通人,还是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精英人士,都拥有了“破圈”交流的机会。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跳出“信息茧房”,去了解世界的多样性,避免内卷的命运。

所以,我在初次体验CH及对话吧之后,整个人变得非常亢奋。我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是在2009年,那一年新浪推出了微博beta版,而当时的我还是一名高中生。

为什么我认为国内版CH一定是下一个风口?

博客时代,人与人连接的方式是基于长文字的知识性文章或个人日记。虽然互动较为方便,但门槛也是显而易见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写出大段大段的文字,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PC,更不可能随时都坐在电脑面前与人及时互动。

微博时代,人与人连接的方式是基于≤140字的新鲜事(早期只能放单图),而且微博内容是通过信息流的方式来展示,信息交互效率也因此变得更高效。但其局限性在于,人们有限的文字组织能力不足以满足日益旺盛的表达欲望,久而久之,很多人被粉丝所奴役,并心甘情愿地活在了“滤镜”之下。

短视频时代,虽然人与人连接的方式从文字变成了视频,但视频却让我们距离“真实”更遥远了。我们看到的画面,是滤镜+美颜+特效。我们听到的声音,是脚本+AI处理。我们关注的帐号,是被动接受的算法。短视频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是楚门。

所以一直认为,短视频和直播不是创新,而是在微博这个产品形态上的一次继承和发展。

初次体验微博时,我发现微博是一个体验门槛极低且非常开放的平台,这就使得我们可以通过微博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包括我们平常不容易接触到的公众人物。尽管我在名人的微博下面评论,不一定能得到本尊的回复,但起码它让我的声音有了被关注的机会。

微博拉近了普通人与名人的距离,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各种人的生活状态和价值思考,这是我亢奋的最根本原因。

展开全文

同样的,CH类的产品让我亢奋,原因也类似。只不过CH类的产品更进一步,它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再局限于图文或视频形式的非即时性表达非即时性反馈。

这样的属性至少有三大魅力:碎片化时间的极致利用,社交表达压力大大减轻,求知欲望的最大化满足。

碎片化时间的极致利用:CH类平台是唯一一个只需用耳朵听和动嘴巴就可以进行内容输入和内容输出的平台。上下班的路上、等车的途中、无聊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CH类平台都是绝佳的使用场景。哪怕把它当做一个白噪音工具来使用,也没有什么不妥,甚至秒杀一众白噪音APP。

社交表达压力大大减轻:大多数中国人都比较内敛,尤其害怕当众讲话,但这不代表内敛的人就没有表达欲望。常见的几大社交表达压力,一遇到CH类产品就迎刃而解了。怕说错话?不存在的,说话又不用露脸,说完就过,不留一丝痕迹。觉得浪费时间?不存在的,交流就是要有不同的声音才有意义,观点的碰撞比认同感更重要。想聊点不一样的怕熟人知道?不存在的,头像、名字随便换,陌生人之间更容易敞开心扉。

求知欲望的最大化满足:在其他平台,我们关注一个帐号,是带着预期去求证,对结果有一定的确定性。我们在CH类平台上演讲或聆听,则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比如身份的不确定性、表达的不确定性和机会的不确定性。求知欲源自好奇心,好奇心则依赖于不确定性。同时,CH类平台的多人即兴对话给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即时反馈,这又让我们的求知欲进一步得到了满足。

当然了,虽然我认为CH类平台各种好,但要成为国民级的超级APP还是比较困难的。从事物发展的规律来看,所有的产品都存在生命周期,微信也不例外。就像微信APP会替代手机核心通信工具——通讯录、短信和电话一样,微信也迟早会被新的产品所替代。

我们在微信上可以发送或接收文本类、图片类、语音类、视频类、链接、轻应用等不同类型的消息。从信息交流的效率和用户使用场景来看,CH类产品远不如微信,未来也只能做到部分使用场景可替代微信。比如:远程会议、在线教育、用户调研、休闲娱乐等。

所以我的观点是,CH类产品不会成为国民级的超级APP,但有很大概率可以成为用户规模比肩知乎,甚至是微博一样的产品。

最后我再就国内的CH类产品是不是抄袭发表一点看法。

自CH被马斯克带火之后,国内的确有多个团队紧锣密鼓地发布类似CH的产品。印客团队上线了对话吧,36氪团队正在内测Capital Coffee,还有一些传闻中的产品如MeetClub。

坦白说,单纯功能来看,这的确不是抄袭,因为国内的递爪出现的时间比CH更早。那CH的创新在哪里呢,我认为在产品定位上,在工具的使用上。

比如:递爪的定位是匿名语音社交,微信群聊的定位是半熟人的聊天,腾讯会议的定位是开会,而CH的定位是:一个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和新人进行即兴对话的地方。

你看,同样的功能,不同的定位,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那既然我肯定了CH类产品的价值,那国内的模仿者们,谁最有可能胜出呢?我的预测是印客团队出品的对话吧。

CH类产品能否成功有3个因素:市场+产品+用户。

市场不用多说,CH的火热已经说明了一切。至于产品,取决于技术和资金,这个对大厂来说也不是问题。

那唯一的变量就是用户。目前大家有一个共识,产品的早期用户可以树立产品的品牌和社区调性。

那么,谁能获得优质的种子用户,就成了国内的CH类产品能否胜出的关键。

获取优质的种子用户有两种方式:平台资源的导入+运营手段拉新。

方式一适合微博、知乎、腾讯、字节、快手等公司。方式二适合像映客这样最早推出CH类产品的公司。

头部公司的用户红利逐渐消失,在头部平台难以成长为头部用户的人,一定会有寻找新平台进行弯道超车的需求。所以谁最早推出,谁就成功了一半。目前来看,适合方式一的公司,都还没有上线自己的产品。

当然,我们回顾当年微博大战的情形,会发现最先推出微博产品的饭否并没有获得成功,既不缺用户又不缺优质种子用户的腾讯微博也没有获得成功。那是不是由此说明我的推测就不靠谱呢?

也未必,饭否的失利在于内容审核。腾讯微博的失利在于早期的非优质种子用户破坏了社区调性,所以后面拉来了优质用户,也于事无补。

那前几天刚关停的米聊,是不是也可以说明我的推测不靠谱呢?

也未必。米聊上线时间比微信早,但它的失败不完全是败给了QQ强大的用户基数,而是在用户快速增长期因为相关技术经验不足出现的几次严重“宕机”,让微信钻了空子。

今天的对话吧,不是2007年没有内容审核经验的饭否,不是2010年缺少社区运营经验的腾讯微博,更不是缺少IM消息处理经验的小米。

要知道,映客既有语音类产品的开发经验,也有内容违规被约谈的运营经验,而且对话吧也是国内最早推出的CH类产品。

与36氪匆忙推出的Capital Coffee(还在内测中)相比,对话吧的产品体验也最好。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映客团队在运营对话吧时,会更有节奏感和分寸感。这对于一款还处于摸索中的新产品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以上观点仅代表我个人,有可能全是错的,请不要过分迷信,非常期待您能在下方留言表达不同声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unhanbang.com/2628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